扫堂腿裁判沙普龙:后悔扫堂腿行为,它毁了我

时间:2018-12-14 编辑: admin 点击:

10月31日讯 上赛季在法甲上演扫堂腿的裁判沙普龙,近日接受了《队报》的采访。在访谈中他回归了上赛季的争议。

问:为什么要写《最终自由》这本书?

沙普龙:这是一个巨大的成熟,大家总是在谈裁判执法的问题,但我们裁判自己却谈得不多。大家都对裁判有所幻想。

问:你打算去解决那些问题吗?

沙普龙: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在观察一个系统。当然,很多人会说,之前的事情“一石激起千层浪”,但我不想过多地谈,因为一名当值主裁,通常都是永久地沉默的。

问:你在书里写过一句话:一名裁判总是要闭嘴并屈服。你想说的是这个点吗?

沙普龙:还有更多。闭嘴意味着这是你必须在规则里去承担的。屈服指的是一种规矩,因为如果你去解释之前的事情,你去否认之前的行为,那你就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。

你没有权利去表达一个和裁判委员会意见完全不符的意见。当你是一名裁判的时候,你会闭嘴,然后去接受所有事情。

问:谈回那场让你出名的比赛(巴黎VS南特),在那场比赛中,你被南特后卫迭戈-卡洛斯绊倒,之后你声称他是有意绊倒你的,你这样说是人真的吗?

沙普龙:我真的没这样说过。我说的是,这是一次意外,我和他的碰撞是偶然的,但他把我撞到后,态度确实很滑稽的。如果这件事发生在街头,那可能会有其他的行为发生在我身上。

问:那样的话,你还是会给他一脚吗?

沙普龙:不,我会去避免……如果在街头绊倒人,你的第一反应应该是说“不好意思”,这是很正常的,尤其是当这些情景都是意外,是无意的。

我只会跟南特方面道歉,我之前做出了扫堂腿的动作,但我从没收到过他对我的道歉。我知道这件事是一次意外,但当我看一下那名后卫的行为时,我觉得他此前至少应该给我道个歉。

你们也都知道,我是从来没有恶意的。我在生活中唯一打架还是在我12岁的那一年,我用拳头揍了一个侮辱了我的男孩。

问:但结果是,巴黎VS南特这场比赛,成为了你执法生涯的最后一次表演。

沙普龙:我本想以另一种方式结束我的执法生涯。我很后悔我的这个行为,因为它毁了我的职业生涯,并且影响到了我身边的人。我是最受影响的,我的家人、孩子和朋友也都受到了影响。

如今,如果我们犯了错误的话,我们需要去承担,并且避免再次犯错。

问:跟我们讲讲那个事件之后几个小时,你是怎么度过的吧。

沙普龙:离开球场时,我还没什么印象,等到了宾馆,我开始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,然后我意识到球员的行为其实是个意外,我想到了我的反应,我大叫了一声“噢!”

而在事件发生的时候,我倒地的时候我还很惊讶。然后我看到了我小腿肚子上的伤,我觉得之后我在某个瞬间停下来,我似乎看到了我职业生涯的最后时刻。

然后我就愚蠢地想了一下,带着害怕、疼痛和紧张,就像之前那个后卫做的那样。很快,我就发现,整个球场都把注意力转向了我。

之后我看到的景象其实是灾难性的,我知道接下来到来的时刻会非常艰难,但之后发生的一切还是令我难以想象的。

但我没让任何人受伤,那名球员也不会觉得我把他弄伤了。如今,把这个动作行为和之后媒体的反应和攻击联系起来,这让我感到痛苦,因为我有孩子要上学,这对他们来说并不容易。

我不断地接到侮辱我的电话,很多记者过来打听我,问我的邻居,我是怎样的一个人,是不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,是不是在平时生活中有暴力倾向,我在日常生活中是不是很奇怪。

媒体还去我曾经读过书的大学调查过,他们还去我妻子的单位调查打听我的情况。当时我出家门,都变成了一件很困难的事情。

问:你和伊布之间的一件事也很有名,伊布在巴黎效力时期,在一场比赛中上演了帽子戏法,但你却在比赛结束后,拒绝把当场球给他。

沙普龙:我是想给他的当时,但他请求的时候的情况并不好。他当时只是说了一个词:“球。”他说得太短了,没几句话,而且还是用英文说的。

我本来是期待他用“请给我这个球”这句话的,那是我所期待的。他和所有人都是这样说话的。

(编辑:姚凡)

品味新闻文化 领略新闻魅力

    新闻,是指通过报纸、电台、广播、电视台、互联网等媒体途径所传播的信息的一种称谓。新闻概念有广义与狭义之分。就其广义而言,除了发表于报刊、广播、互联网、电视上的评论与专文外的常用文本都属于新闻之列,包括消息、通讯、特写、速写(有的将速写纳入特写之列)等等,狭义的新闻则专指消息,消息是用概括的叙述方式,比较简明扼要的文字,迅速及时地报道国内外新近发生的、有价值的事实。
    1942年陆定一提出:“新闻的定义,就是新近发生事实的报道。”范长江也对新闻下了一个定义:“新闻就是广大群众欲知应知而未知的重要事实”。